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新潮流不敢反扁苟且偷生挽歌已奏响

发布时间:2019-08-15 13:16:03
新潮流不敢反扁、苟且偷生,挽歌已奏响 台海7月27日讯 要解决民进党的窘境,祇有一战,而且是来自他们内部彻底的翻覆,唯一有造反希望,而且可能反得成的,就是新潮流。但他们,不敢反,还与忌惮者交换利益,亲手催促民进党与自身的末路。 亲绿学者对陈水扁、以及对民进党内部的呼喊注定是无效的,唯一有效的就是选票!新潮流派系在过去是非常不一样的组织,对于公义的坚持与改革曾经是非常坚持的,现在连新潮流也弃守,新潮流不再探讨是非正义,斗鸡变成跛鸭脚下的阉鸡...     台湾新一期《新》报道说,民进党注定面对败亡。 他们无计可施,又没人敢反。马基维利的《君王论》在面对“混合的王国”时曾提出跳脱困局的方法:“一个人不能为了避免战争就以混乱代替秩序,不能因为不想战争而逃避,拖延祇是对自己不利。”要解决民进党的窘境,祇有一战,而且是来自他们内部彻底的翻覆,那种人们愿意相信他们痛改前非的翻覆。 但是不可能,看看所谓党内四大天王面对陈水扁逼问他是否应该下台时自动缴械的嘴脸;想想那曾经迸出火花随后自动割腕的“新民进党运动”;还有零散要求“办扁”却被推为口水与流派斗争的敲膝盖式反应,这个党有那一点敢反的迹象? 党已腐败,新系能反却不反 民进党内,唯一有造反希望,而且可能反得成的,不是没有,新潮流就有如此实力。他们在“立法院”拥有民进党半数的“立委”;在党权力结构中可合作的中常委、中评委过半;仅存的五席县市长中控有三席;高雄市长提名人是自己派系;他们也有帮民进党赢两次大选的谋略长才;以及培养已久、长期蛰伏在各地的机动作战部队。 但他们,不敢反。 新系前总召段宜康曾指出:“党总是顺着最容易走的路,声音愈大,掌声就愈大。忽略了声音小的一群,党内不愿面对更大的冲击,没有人敢开刀。”但新系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辅大学生黎文正即便论述不清晰,但他以绝食静坐诉求陈水扁下台的意志力,新系有吗?所谓的“亲绿”学者要求陈水扁负起政治下台,以建立“宪政”惯例,但新潮流仅要求最低标准的法律,认为祇在证据直指陈水扁个人涉案才需下台。新潮流不也不敢动陈水扁。 是非公义,早已被抛诸脑后 看看他们的样子。段宜康曾经发动“新民进党运动”;李文忠也说过:“没有陈水扁,不是更好?”沈发惠也主张“党是会议”,还不愿参加陈水扁的“摸头大会”;林树山坚持开除陈水扁的党籍;林浊水多次公开批扁...,但最后的结果多半是,新潮流系公开回应“个人发言不代表派系立场”。大老洪奇昌甚至还说:“说话要先经过思考,小朋友出来讲话不代表派系。” 于是他们就缩了回去。流内号称“魔幻四重奏”的林浊水、段宜康、李文忠、林树山接到深绿支持者的抗议,态度转趋低调,各自回选区张罗自个儿的选举。沈发惠还说:“看待陈水扁要不要下台这个问题,好比是一场棒球比赛,球员跟观众有不同的角色。观众有观众的想法,投手祇能扮演好投手的角色,不要随便发言。”更重要的是,“我们愈讲,其他派系就愈赌烂,再讲话票就愈来愈少了。” 北市议员李建昌也讲:“上次我在电视上骂第一家庭,马上接到一堆深绿的抗议跟不满。人家讦谯我们新潮流系,说要解散派系。”某位不具名的新系要角说:“我们其实认同深绿学者的主张,问题出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就是陈水扁。”不过,某位办公室幕僚透露:“本来我也想签罢扁声明的,祇是事情提早三天曝光,我就没有签了。” 大老口中的“小朋友”投鼠忌器,“大老”们也没人愿意登高一呼。邱义仁身在府中,回避新系运作像个“局外人”;吴乃仁辞去北高小组召集人与证交所董事长的位置,退居幕后;洪奇昌醉心经济,宁可扮演“闲云野鹤”,定义政治问题已是“无解”,并表示,“开除陈水扁的党籍不会比较好,他还是在那个位子上。”利锦祥深居简出,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经营派系组织。 为什么?一个过去口口声声标榜“是非公义”、“批判性格”的红卫兵派系,转为袖手旁观的乖乖牌。 得过且过,祇为保眼前利益 新潮流自己被权力绑架了。为长远的“苏新连线”着想,段宜康声明:“陈水扁一旦下台,政局混乱,党内失衡,新的行政团队更难有所作为。”毕竟,陈水扁如果下台,苏贞昌的“行政院长”位置将不保,他们为保权力故意忽视宪政惯例的建立,宁可扛着陈水扁的不光彩,也不乐见吕秀莲上台。 再者,新系早就不看好二○○八年的大选;眼前,保住派系的利益为重。陈菊还要选高雄市长呢!他们需要目前掌有高雄市政府资源的代理市长叶菊兰辅选,叶菊兰仍听命于陈水扁,光就这样的现实,新系当然得过且过。 另一方面,“人质”邱义仁、刘世芳都待在府里;林锡耀还在苏贞昌手下做事,朝中有人,不得不瞻前顾后。 更何况,成员接连出事,刘世芳被爆在台北市担任环保局长任内涉嫌图利工程;史哲因为土银乌龙请辞劳保局总经理;颜万进涉北投缆车弊案收押禁见,最近几乎每周都有新系的人出事。新潮流另一位大老张维嘉曾说,他请人查过新系成员的银行帐户,“每个都干干净净的。”过去他们曾以此自豪,但经过执政六年与权势的搅和,如今似乎对这点没什么信心了。虚了,气也就不壮了。 向扁妥协,却换来解散派系 盘底的权力与不知是否有人未曾抵挡诱惑的疑忌让他们继续向陈水扁妥协。但马基维利在“以他人的力量或幸运而得到的新王国”权术逻辑里又曾提及:“凡是以为在伟大人物之间能以新的恩惠弥补旧日仇恨就犯了极大的错误。”“他不该使他伤害过的枢机主教或是当选教皇后可能怕他的枢机主教当选为教皇,因为人们或由恨或由畏惧才伤害别人。” 看看吧,新系与陈水扁再度“交心”后得到的第一个回报是──解散派系。 对于这样的结果,有人阿Q地想,从选举的角度来看,“派系宣布解散,候选人不必再背负新系的原罪,陈菊不用再听到台联要她退出新潮流的声音,因为新系已经不存在了。”新系总干事利锦祥则表示:“结果原本就在掌握之中,新系办公室应该会停止运作一段时间,以后可能就到别的地方吃饭聚会吧。”洪奇昌认为:“这个党现在已没有逻辑了,解散派系对新系也没什么影响。”市议员周威佑抱持同样看法,笑笑说:“解散派系通过,第一个受影响的不是新系,而是总召柯建铭,以后他开会就要一次找八十几个人来了。” 的确,解散派系之令表面是虚,新系换个牌子可继续运作,但为什么全代会通过解散派系那当头,新潮流仍像受了伤的狮子? 问题不在解散派系,问题在,当新潮流为保苏贞昌、为保派系生存收起利爪与陈水扁以“党政合议”、“取得默契”时,居然连表面上的不要解散派系都没换到。这背后透露的讯息,才令新系心悸。新系该明白了,党政合议说穿了不过是自欺欺人,解散派系却未必是虚招。一个心生疑惧的君王,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的。这个时候,新系的下一步要怎么走?沈发惠说:“问这个党吧。”但新系“立委”李昆泽也讲:“这个党已经无计可施了,所以才说要‘勇于承担’。要是真有办法的话,就会说突破困境啦!” 苟且偷生,终与党齐奏挽歌 无计可施的不祇是民进党,新潮流也奏起挽歌。他们抛不开眼前的利益,忌惮可能轻启的祸端,觊觎“苟且偷生”后未知的权势。他们一度有机会,也曾被赋予希望,却变得那么不勇敢。 马基维利预见了这么做的下场,“不能因为不想战争而逃避,拖延祇是对自己不利。”“凡是以为在伟大人物之间能以新的恩惠弥补旧日仇恨就犯了极大的错误。”“因为人们或由恨或由畏惧才伤害别人。”新潮流不敢一战,还与忌惮者交换利益交,亲手催促党与自身的末路。即便苟且守住几个席次,也已不值敬重。孩子口舌生疮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用法用量
动脉硬化日常保健方法
中药治疗老年性血管性痴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