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仙狱战神 第八十八章黄砂煞

发布时间:2019-09-24 14:53:23

仙狱战神 第八十八章黄砂煞

有好戏看了。见此情景,之前还被费裘等人逼得手足无措不得不委曲求全的李若雪顿时高兴了起来。

她可是太清楚姚乐天的脾气了,费裘这样对姚乐天的话,结果只有两个,要么就是姚乐天低头,那她也能出口气,看着别人跟自己一样倒霉,李若雪就会舒服多了。

要么就是姚乐天让费裘下不来台,甚至会大打出手。那样的话,不管费裘会怎样,姚乐天都绝对不会好过。

李若雪很清楚高层对待费裘的态度,尽管很讨厌他,但是却不会也不愿意招惹他,免得横生枝节、引来祸端。倘若姚乐天惹了费裘,那他不管会不会招来费裘的报复,回到了门派之后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姚乐天,这次你有麻烦了。李若雪很是解恨的想着。

窦引此时的想法跟李若雪差不多,对于姚乐天,他更加的痛恨,既是因为当初姚乐天得罪了他师父冯梗,更是因为不久前姚乐天几乎是砸断了他全身的骨头。这样的耻辱让他恨不得把姚乐天撕成碎片,现在见到费裘来找他麻烦,窦引非但没有觉得身为同门师兄该站出来帮姚乐天撑腰,反而期盼费裘待会将他给生生整死。

不装逼会死呀。姚乐天一看他这德性,心里就一阵恶心。端着一副前辈高人的架子装大尾巴狼,实在是相当的欠抽。

虽说很有种一巴掌扇死他的冲动,不过姚乐天也知道这家伙身份特殊,除非必要的话,还是不要撕破脸的好,免得回了门派麻烦。

当然了,前提是费裘这家伙知道进退,要不然的话,姚乐天也不介意抽他个满脸开花。

“你就是费裘吗?”姚乐天有样学样地道。针锋相对的意味相当明显。

不想惹麻烦并不代表怕事,更不是委曲求全或者低头装孙子,这是姚乐天的处事原则。

费裘没想到姚乐天竟然敢跟自己这么说话,当即一愣。自打他表兄费轻侯当了天卫之后,他走到哪都被人捧着,以至于早就习惯了自己高高在上、别人低眉顺目的感觉。陡然间遇到像姚乐天这样敢跟他针尖对麦芒的人,他一时间还有些不大适应。

“大胆!”陶云鹤怒喝道:“姚乐天,你这什么态度?竟然敢对费长老如此的无礼。”

“那是你的费长老,跟我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想当孙子少拉着别人跟你一起卑躬屈膝矮半截。”姚乐天毫不客气的道。

陶云鹤一听这话顿时气得脸都青了,他在驭兽门中也算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哪里受过这样的奚落,更别说像姚乐天说的那样给费裘当孙子了。姚乐天这小子不仅手黑,嘴也毒,太他妈的可恨了!

“哈哈……”费裘此时却突然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声中全然没有什么喜悦,有的只是冰冷,他看着姚乐天道:“已经有些年头没人敢对我这么说话了,之前陶云鹤告诉我你小子很狂很嚣张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小子,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太狂了对你没什么好处。”

姚乐天没言语,只是看着他,目光中满是讥诮。

这让费裘感到浑身的不自在,先前因为姚乐天对自己态度不恭而升腾起的怒火越发的旺盛,当下也不再摆什么前辈高人的姿态,直接道:“陶云鹤,你还愣着干什么,这小子对我不敬那就是对我表兄不敬,简直是无法无天到了极点,你还不赶紧给我将他拿下,我要亲自带着他去至仙派问问张真阳,他到底是怎么管教至仙派的弟子的,还有没有点上下尊卑了。”

陶云鹤一听这话,当时就想骂娘。他本来就是想要借着费裘的势压制姚乐天逼他低头,免得自己正面对上姚乐天。没想到姚乐天这家伙却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硬是不买费裘的账,结果转了一圈后,还得自己跟姚乐天交手。

“是。”陶云鹤是真心不想跟姚乐天交手,但是费裘的话他不敢不听,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一声,随即心念一动

仙狱战神  第八十八章黄砂煞

,弹指间已经一道土黄色的光芒朝着姚乐天飚射而去。

陶云鹤很清楚论力量自己不如姚乐天,近战绝对是一点便宜都不占,而要是跟他硬碰硬比拼法力的话,自己照样不是敌手,想要赢他,那就只能借助法术。

因此一出手陶云鹤就倾尽了全力,直接使出了自己原本打算压箱子底的法术黄砂煞。

这黄砂煞原本是绝品术法,共有七层,其既是法术同时又是法宝修炼之法,修炼到了极致之后,黄砂一出,煞气汹涌,中者必死,尸骨难存,相当狠辣霸道。

只不过陶云鹤所得的修炼之法不全,他得到的仅有五层,以至于只能算是上品术法,并且由于他修为不够,所能施展的也仅仅只有三层而已,因此黄砂之中并无煞气。

即便如此,威力已经不小,陶云鹤修成之后曾经试验过,黄砂漫卷之下,即便是坚硬的巨石也会被磨成沙砾。

陶云鹤本来是想着将其留着不用,等到天卫考核时才拿来技压群雄的,但是面对姚乐天,他实在是没有把握将其拿下,因此只得提前将这黄砂煞亮了出来。

他这么做当然不只是为了费裘出气而已,也为了报仇,更多的是他有着自己的打算。

陶云鹤的黄砂煞修炼到了第三层已经是遇到了瓶颈,而想要突破到后面的境界,就必须得凝聚煞气,而煞气除了天地之间自然形成的凶煞狠戾之气外,其实也可以用活人的气血煞气来代替。

只不过一般人的气血太弱,形成的煞气也有限。但是姚乐天就不同了,他本身是修真者同时又力量惊人,气血旺盛同时战斗时煞气滔天,对于陶云鹤来说,简直就是用来凝聚煞气的绝佳材料。

虽说暴露了黄砂煞有些吃亏,但是如果能够将姚乐天击杀并将其一身气血吸入黄砂之中转化为煞气的话,陶云鹤觉得自己非但没有吃亏反倒是赚了。等到日后跟敌人交手时,更可以打对方个冷不防。

看着那道土黄色的光芒朝自己飚射而来,姚乐天的目光便是一凝。

以他的目力一眼就看出这土黄色光芒之中裹着一颗绿豆大小的砂粒。虽说这砂粒不大,但是其中却蕴含着浓郁的戊土之气。

土灵之气虽属五行,但是同样又分阴阳,其中戊土便是阳土,主要是指含有火性的硬土,石头沙砾皆在此列。

别看这一颗砂粒不大,但是姚乐天却知道若是任由其近身的话,再经由陶云鹤的法力激活,这小小的一颗砂粒马上就能够变成一场砂暴。

并且此砂暴比起以前地球上的沙尘暴可是厉害的多了,这一颗砂粒会衍生为千千万万的砂粒,随后高速飞旋、碰撞、摩擦,若是身处其中,就算是铁人就能被磨成碎屑,更别说是血肉之躯了,其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而这样的一颗由戊土之气凝聚而成的戊土砂粒,必须得采集无数的山石精华而后反复炼制才能成功,不夸张的说,这么小小的一颗戊土砂粒绝对是饱含了陶云鹤数年的心血,为此所花费的精力和财力绝对是相当巨大。

实际上这也恰恰正是黄砂煞的非凡之处,虽说是术法,但是其实却又像是炼器之法,功城之时也就有了一件极为犀利的法宝。

只不过在姚乐天的眼中,这戊土砂粒更像是陶云鹤送上门来的一份炼器材料。尽管现在姚乐天还没想好该怎么利用,但是既然人家都这么大方的送到了他的面前,又岂能不收下呢。

想到这,姚乐天右手一探,径直朝着飞射而来的戊土砂粒抓了过去。

蠢货,你死定了。一见到姚乐天这动作,陶云鹤心中大乐,原本他还担心姚乐天会不会施展什么怪招将自己的法术破去,现在却只剩下仇敌即将丧命的狂喜。

只要姚乐天将戊土砂粒抓到手,陶云鹤的灵识会马上将其激活,到时候戊土砂粒会嘭的一声炸开,不会会将姚乐天的手臂炸碎,并且戊土砂粒会瞬息间化成一团砂雾,将其生生磨成齑粉。

看来我真是高看了姚乐天这厮了,以至于有些疑神疑鬼,这个家伙也就是近战厉害,对于法术根本就是个外行嘛。陶云鹤心中高兴,忍不住对姚乐天一通贬低。

哈哈,这小子死定了。费裘见此情景,心中大喜,这黄砂煞他是知道的,修炼不易,但是威力却极其惊人,并且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粘上的话不死也得脱层皮,姚乐天竟然好死不死的用手去抓,这一回他不想死都难。

想到这,费裘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臭小子让你狂,张真阳都不敢对我这样,你竟然敢对我如此放肆,死有余辜呀!哼,就算你死了这事也不能完。

窦引和李若雪虽然不知道陶云鹤打出的这道土黄色光芒有什么鬼门道,但是却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见到姚乐天竟然直接伸手去抓,两个人非但没有出言提醒,反倒是乐得等着看他吃亏。

尤其是窦引,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场上的情景。他很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陶云鹤的这一手法术到底有什么璇玑。

天卫的选拔在即,作为宿敌的至仙派和驭兽门当然也会派最优秀的弟子参加。

滁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六盘水治疗盆腔炎方法
新疆性病医院费用
济南银屑病医院治病怎么样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口碑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