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梦回武唐春 第405章 公报私仇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1:41

梦回武唐春 第405章 公报私仇

林福心里想什么,李遥也能够猜到。

伸手拍着林福的肩膀,李遥感动道:“谢了,你这个好兄弟,我会一辈子记在心里的。”

“我也一样,大人日后若是能安然逃离洛阳城,没有去处的话,就来苏州找我吧!凭大人你的能力,到苏州来也定然不愁吃喝,我也会帮着大人你的,就像那时候,大人在凤阁里帮我一样。”林福抱着拳头,眼眶泛红的回答李遥。

“嗯!”李遥静静应声,郑重的应下林福。

两人话刚说到这儿,蔚迟优优的身影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大厅里站着的林福,蔚迟优优先是一怔,接着她才乐的走上前来,对林福说道:“林福哥,你怎么来了?”

“优优……我……我是来和你们二人告别的。”林福转过头去,语塞的回答蔚迟优优。

蔚迟优优疑惑的走上前来,不解的问起林福,林福遂将自己被武则天派遣去苏州任职的事情,给蔚迟优优说了个一清二楚,蔚迟优优听完以后,她脸上的表情有些难堪,心里却是为李遥愤愤不平。

林福此时有很多话想给蔚迟优优说,可到了最后,他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言了,偏头看了看李遥,林福怔道:“那你们自己保重,我走了。”

“你也是,多保重。”李遥感激的应道。

林福点点头,转身离开。

与蔚迟优优擦肩而过的时候,林福甚至是依依不舍的看了蔚迟优优几眼,可蔚迟优优却是装作没看见的视而不见,最后林福只能是一路伤心的离开了义府,回去了他自己的府中,带着一众下人收拾起来。

第二天一大清早,林福便是带着早已易了容的阿琼那娜与一众家眷,离开了洛阳城,朝着苏州而去。

林福离开,李遥都没能去送他一程,这样李遥心里有些难受,一直到中午时分,李遥都是一人默默的座在前院大厅之中静而不语,现在的他可真就是四面楚歌,完全的步入了下坡路之中。

之前他那些风光早已不在,真正到了这种危险时刻,能陪在他身边的却是只有李遥不喜欢的蔚迟优优,这让李遥心里十分难受,而正当李遥难受的时候,蔚迟优优端着一些吃的走了进来,对李遥说道:“从早上到现在,你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我特意给你熬了人参汤,你喝点吧!”

“你喝吧!我不想喝。”李遥轻声道。

“你再这样下去,身体会撑不住的,你若不好好养好身体,不正好是给了太平公主机会来对付你吗?”蔚迟优优开口提醒起李遥。

李遥正想说话,义府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吵杂之声,瞬间就将李遥惊的站了起来,蔚迟优优也是紧张的转头看向门外,两人知道武则天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李遥,可他们没想到,她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而正当李遥和蔚迟优优紧张之时,武三思却是带着一队人马,手持着武则天的圣旨,从大门外走了进来,来到大院之中,武三思立马扯起嗓子对着大厅里的李遥和蔚迟优优叫道:“罪臣薛怀义接旨。”

“臣薛怀义接旨。”李遥赶紧带着蔚迟优优冲出来跪下,重重应道。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罪臣薛怀义,火烧天宫明堂,暗中谋逆,罪本当诛,但朕念在这几年时间中,尔为大周朝所立下诸多功绩,因此,朕特赦免尔死罪,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现将你所有官职革除,并赐铜烙之刑,望尔日后悔改其罪,钦此。”武三思带着怪声怪气的将武则天想了一夜,才给李遥定下的惩罚念了出来。

李遥颤抖着手将圣旨接入手中,却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武三思阴笑道:“薛大人,你还不赶快领旨谢恩。”

“罪臣薛怀义,领旨谢恩。”李遥咬着牙,死死的从嘴里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来人啊!把薛大人拉去东街广场受铜烙之刑。”武三思兴奋的对着身后手下厉喝。

两个手下立马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将李遥架起,架着他飞快的离开了义府,朝着洛阳城东街中心的广场而去,在那处广场中,正好是高高的立着一根铜柱,这根铜柱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被武则天立在了广场中,就是用来惩罚那些重犯的,可以说是极为残忍的酷刑,很多犯人都因忍受不住铜烙,最后一命呜呼。

此番李遥被武则天罚此铜烙之刑,显摆着就是武则天想用这样的重刑,将李遥置于死地。

李遥却是咬着牙,一点儿都不惧,蔚迟优优和李元芳带着人紧跟在他的身后,李遥却是挥手对他们说道:“你们不要管,我只要忍受住了这铜烙之刑,日后就不会再有任何事情了,你们放心好了。”

“薛大人,铜烙之刑可不是想忍就能忍得住的,你可千万别死在上面啊!”蔚迟优优和李元芳还来不及说话,跟在一旁的武三思,便是狠毒的在李遥耳边叫了起来。

“梁王殿下,现在你报仇的机会来了,不过你可千万别当着大伙儿的面,对我公报私仇,否则梁王殿下你的名声可好不到哪儿去,你知道吗?”李遥乐的一笑,开口嘲讽起武三思。

武三思听的眉头直皱。

他之所以兴奋,就是因为之前李遥在战场上那般羞辱打骂于他,现在终于有机会报这一箭之仇了,可李遥把话说的这么明白,若是他真的在广场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李遥下狠手,遭来非议的话,狄仁杰等人指不定要狠狠的参他一本。

本来现在他在武则天心里就好不到哪儿去,若是再让狄仁杰他们参他一本,恐怕日后武则天也压根儿不会传位于他,只会传给武攸暨。

这般想着,武三思便是阴笑着对李遥说道:“大人你放心,本王做事一向公正,绝不会对大人你公报私仇的。”

“是吗?我可不信。”李遥不屑的笑道。

“不妨,去了再说。”武三思阴险的嘀咕。

说完以后,他便是不再理会李遥了。

半柱香后,一行人终于是来到了东街广场,此时的东街广场四周早已是被洛阳城的老百姓们围的水泄不通,大伙儿听说李遥要被武则天施以铜烙之刑以后,皆是纷纷跑来看李遥,想知道李遥到底能不能扛住这样的重刑。

武三思却是没有理会这么多,押着李遥来到广场正中的高大铜柱前,他立即挥起大手命令两个手下将李遥背对着铜柱给捆了起来,就是这一捆,李遥才突然发现,他背后顶着的铜柱竟然是滑不溜秋的。

李遥瞬间傻了,瞪着武三思厉喝道:“你个王八蛋,竟然早就在铜柱上抹了油?”

“哟!这本王可不知道,指不定是谁看薛大人你不顺眼,所以故意抹的呢!你说是吧?”武三思装作不知道的回答李遥。

“你……”李遥被他气的哑口无言。

武三思则是冷冷的看着他,在他耳边阴沉道:“薛大人啊薛大人,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若当初在战场上,你能对本王客气一些,现在本王指不定还会罩着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本王还真希望一会儿火烧起来,你别被烫死。”

“老子死了,就算做了鬼也要来索你的狗命。”李遥怒吼。

“那本王就等着你变成鬼来索我命。”武三思不屑的轻笑。

话落,他转身离开,对着两个手下点点头,那两个手下立即跑到广场下方堆着的柴堆旁,将柴堆点了起来,大火迅速的便是烧了起来,围绕着中间的铜柱越烧越旺,李遥刚开始还能咬牙坚持住,一声不吭。

可随着铜柱越来越热,再加上李遥后方的铜柱被抹了油,火苗往上一窜,立即就将李遥后背上沾了油的衣服给烧着了,李遥顿时痛的张嘴大叫,整张脸都变得扭曲了起来,广场周围围观的一众人,个个皆是揪起来,看着李遥撕心裂肺的样子恐惧不已。

蔚迟优优心疼的泪流满意,几次想往上冲去救下李遥,都被李元芳给拉住,李元芳不停的在蔚迟优优耳边叫道:“夫人,你要忍住,大人只要能扛过去这一阵铜烙,之后就没事了,你可千万不能再冲上去,否则连你也会跟着受罚的。”

“可……可我怕他受不了啊!”蔚迟优优带着哭腔娇喝。

“大人战场上出生入死,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就这铜烙之刑,一定难不到大人的,夫人请放心。”李元芳又是开口宽慰起蔚迟优优。

可他的这阵宽慰,在李遥如此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声之下,却是显得如此不可相信。

“哈哈哈……”武三思却是站在广场下,看着台上被烧的大叫的李遥,得意的哈哈大笑。

笑了一阵,武三思又是大喝道:“给我烧,烧旺点。”

“这个狗东西,我非杀了他不可。”蔚迟优优咬着牙,死死的瞪着武三思,狠戾的自言自语。

“夫人一定要忍住。”李元芳也是咬着牙,不停的在蔚迟优优耳边提醒。

两人就这样强忍着心里的愤怒,站在广场边,与其它所有人一样,无力的盯着台上被铜烙到撕心裂肺的李遥,个个都无能为力,大家此时都只是在心里希望李遥能坚持住,将这半个时辰的铜烙之刑给扛下来。

淳安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中国人民第163医院怎么样
辽宁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兰州哪好
宜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